my’blog

基层军官借调清退回原单位

一旦借调,基层也会出现“失血”严重,很多工作难以正常开展,影响了基层干部队伍稳定,形成数量虽然不缺编但实际连队岗位空缺的情况,部分岗位由士官代理,严重削弱了基层建设基础,也不利于基层干部的成长进步。到了业务科,李排长打起精神铆足了劲儿,不管是自己分内的工作还是公差勤务,后来一些其他人不愿意干的事儿也推到了他的头上。很多时间,借调干部处于上级机关盯着清,本级机关按着用,借出单位跟着管的尴尬境地。关键问题,是关于干部借调,我们既缺乏一个公平合理的法规,也在落实当中饱受“人治”之扰。不但训练水平和体能有了很大下降,平时有意没意的,还喜欢拿腔拿调的。首先影响了基层建设基础。4.如何根治“借调之痛”?“作为一名借调军官,一把辛酸泪,干的总是最急最重的活,每次借调临期都是一场空欢喜,原单位回不去,新单位留不下,只有自己努力考走,这才是出路。“排长,你在团部干的好好的,怎么就回来了?”“这不是团部缩编嘛,现在各科的干部都少了,更何况我这个借调的。就好比李排长,毕业分到连队没多久就被借调到机关,对基层部队的情况了解不多,导致后来回单位在指导部队建设,为连队出谋划策出现误差,缺少基层经验,这样对借调到机关工作,一是对借调干部返回原单位也难免水土不服,在机关开展工作也有难度。借调之源头,要么是人数编制不合理,要么是任务分工不合理,只有推进机关职能编制,从源头解决干部任职能力刚需,不随意借调,打乱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秩序,强化任职岗位的编制性。比如,机关的编制少了,但是任务和活一点没少,这就无法避免机关要从下面抽调人员帮忙。从根本上来说,借调是因为工作任务量超出了人员能力精力的承受程度而产生的,是由于设计的不科学。李排长上了位,称呼也由李排长变成了“李干事。比如某部组织业务交流会,借调军官要核实各个处的参会人数,协调各处承担任务、讲话顺序、座位座次等方面,这对于一无编制二无实权的借调人员来说,是极为考验个人协调能力和组织能力的,当然还有心理承受能力。可回来后,他的心理和处境都发生了变化。“大面积的干部借调现象,是伴随着新体制编制的运行出现的。他只是需要一个机会。”“也是。如今某些借调的问题,是在改革中遇到的问题。这无论对借调干部个人成长、还是机关与部队建设,都不能说是一件科学的事儿。更还有在落编之前,机关有什么好处,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比如评功评奖, 真人官网赌场app借调干部基本上是轮不上的;而自己的原单位也基本不会再考虑你,金沙平台线上棋牌毕竟你人都不在嘛, 北京赛车PK10于是很多借调干部等于是放弃了诸多名誉利益在白干。就出发点来说, 澳门线上真人博彩基层年轻干部想去机关,可能动机不一定都纯粹,但“人往高处走”的这个大势还是值得肯定的。安慰自己: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他是拿笔杆子的,早晚还是要坐在机关里指挥这些人的。更还有统筹协调上的考验。后来,某业务科有个干事培训一年,李排长因为是学新闻的,经常发表些文章——歌喉甜美且经常唱个小曲,早就被内堂里的人注意过。3.为什么军改之后,“借调之痛”仍然存在?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曾经,军报“军营观察”版面刊发文章《说说“干部借调”那些事儿》,专门谈了“干部借调”的问题。人不够用,活儿却一点不少,出了问题领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批,完全不管“清退令”也是他下的。别人看在眼里,安慰且鼓励道:“辛苦了,好好干,争取在年底把编制落了!”为了这个“名分”,李排长足足拼了一年。如果这些根本问题不解决,借调干部普遍存在的现象就不会消失。”“谁说不是呢?以后刚毕业想去机关,估计越来越难了。目前,有的借调单位对借调人员的使用没有规划,一是借调之后只干活,成了免费劳动力;二是借调之后无福利,借调人员属于编外性质无法享受正式人员待遇;三是借调之后晋升难,借调人员的晋升还归原单位管,由于借调出去长期不在位导致付出没有回报。其次制约了青年军官能力素质提升。加班写材料是常态,在线网投官网下部队检查、蹲点几乎被他承包了,他把几年的能量都集中到一起活了。二要给予借调人员更多的发展空间和人性关怀。现在团机关落编不好落,有的编制都下给士官参谋、干事、助理员了。因此,消除“借调之痛”必须:一要加快推进机关职能编制向备战所需。可到了第二年,一声令下,他还是被清退回原单位了。 。”团机关借调干部陈助理谈到借调,一把心酸一把泪。“姨太太”们有名分,哪个都得罪不起。三要促进政策更加公平和刚性。最后,不是借调干部越少越好,而是机关职能更向打仗靠拢和集中,虚耗空转的杂事越少越好。借调的基层干部,就像割韭菜一样,一茬一茬,好不容易培养起来能独当一面了,结果“咔嚓”一声,又给切回部队去了,再找苗子培养?那不还是得借调吗?有些业务性的机关部门,找个能接班的人,很难的。”只不过,“李干事”这个称呼是暂时的,没有编制。也与单位对人才培养使用的规划有关。文章中提到了两点:一是层层借调,有些单位层层干部快被抽空了;二是被借调的干部都在忙些啥?问题直指核心,改革的步伐在于推进机关职能化转变,精简工作流程,锐化干部队伍能力素质,可借调还是像割韭菜一样......当然,问题的核心还是怎么去避免借调的现象再出现。很多去机关帮助工作、哪怕被清退回来的,也并非都像李排长这般不适应,这与个人素质、格局有关。改革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还要用改革发展的眼光来看待,既不能大惊小怪,也不能掉以轻心。然而,机会何时才能再来呢?2.李排长的故事,应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于是顺理成章,补了机关这一个缺。但基层不比机关,你没点真本事,还真没人当你曾经是“老爷太太身边的人”,几个老士官也不把他放在眼里,一见他端起机关架子就起哄:“李排长,不行咱跑个四百障碍比一比?”李排长只好绕开。在编就得分配在编岗位工作,随意调动只会让有编之人岗位职能弱化,让无编之人边缘化。旅团的情况可能还好些,以前在大一点的机关,据说一名借调干部毫无名分地帮忙五六年,都是常有的事。领导干部数量偏大,特别是有的领导干部为了刷“存在感”,而给机关与部队带来一些价值不大的“低层次重复性劳动”、以及“过高标准的文字与形式要求”所带来的。当初借调的时候,李排长很高兴,终于可以去机关工作了。然而,“借调之苦”,却是几乎所有借调干部都感同身受的:加班加点,“5 2”,“白 黑”成为常态,周末别人是娱乐满天欢,自己是整天忙得眼睛打架。最后机关业务部门也头痛。更何况借调干部,本身也是工作的一种需要和组织形式,它不是洪水猛兽,而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象。现实当中,有的单位清理力度大,有的则走走过场;有的人成功将借调变为向上发展捷径,有的人还在借调中苦苦挣扎;有的人借而不调,既享受借调单位的权力红利,又享受原工作的各种补贴,这些都是改革后续要发力改进和综合规范的地方。然后每天还要提心吊胆:听说又要清退了!但实际上,许多清退也并没有清到位。这些问题和阵痛,不能总是让被借调干部们独自承担。借调干部除了满足日常业务之需,还要担任值班执勤,处理一些棘手的情况,担负下检查部队调研,会议组织和出差等任务。”军报给以锐评。”毕业刚满半年的李排长,本就没有基层太多带兵经验,如今的他,又要从头开始......可也许是跟在“老爷太太”面前吃刁了嘴,再拿起粗瓷大碗嚼米粥咸菜已经不习惯了。好比一个大户人家的粗使丫头,终于有了到内堂得见老爷太太的机会,能不能当上姨太太不敢想,但好多人混上几年,几乎都成了各方面的管家,下来吆五喝六的,谁人不羡慕呢?李排长出自名牌军校,天生丽质。这个体制机制不去改变,大量的借调军官都很难看到希望,如果不能解决位子的问题,至少应该保证同工同酬,薪酬动态管理,不能让借调军官流血又流泪,借调单位也要对借调军官负责,为敢于负责者负责,为敢于担当者担当,让有为者有位。改革当中的问题,就必须也只有通过改革的办法去解决之。可机关也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,,

 


posted @ 19-09-01 07:3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金沙平台在线棋牌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